倪萍8年的付出,不敌陈红一怒,能征服陈凯歌的女人,到底有多狠

浏览:3103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6日

倘若现在有人问我:那样的日子给你的最深感受是什么?我会说没有一点尊严。

倘若有人问我一千遍,我会一千零一遍地告诉他没有一点尊严。

1997年,倪萍在新书《日子》里,这样回忆自己和陈凯歌经历的情感岁月。

曾经,她和陈凯歌经历了8年的同居生活,只可惜,最后陈凯歌还是转身娶了陈红。

对于这段“三个人的电影”,外界有多个版本:

有人说,陈凯歌从未爱过倪萍,他们只是地下恋情;

有人说,陈红偷偷怀孕,陈凯歌迫不得已选择了陈红;

还有人说,陈凯歌选择陈红,是因为陈红是高干子弟,家庭背景更显赫。

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? 接棒倪萍,和陈凯歌在一起后,陈红真的过得幸福吗?

1、

在认识倪萍之前,陈凯歌已经有过两段婚姻。

陈凯歌的第一段妻子,长得温婉美丽,只可惜两人因为追求不同,感情渐冷而离婚。

婚姻遇挫的陈凯歌,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电影的拍摄中。

33岁,便凭借导演处女作《黄土地》获得了两项国家大奖,随后,又凭借电影《孩子王》再次获得金鸡导演特别奖。

年纪轻轻,才华横溢。

为此,单位特地派他到美国进修,在这里,陈凯歌不仅提升了阅历,还收获了和“名门痞女”洪晃的一段爱情。

洪晃是谁?

她的母亲是著名外交官章含之,做过领袖的英文教师,父亲是北大教授、经济学者洪君彦,继父是外交官乔冠华。

而她本人也非常优秀,12岁时被外交部送往纽约学英文,1984年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瓦瑟学院。是国内最早一批被派到美国的留学生。

陈凯歌刚刚成名的年纪,洪晃已经年薪18万美金,是当时国内平均工资的三百倍。

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姑娘,在看过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后,依然赞不绝口。

后来,两人在朋友的宴会上认识,聊得十分投机。顺理成章地同居、结婚了。只不过这段婚姻,持续了不到3年,便结束了。

关于离婚的原因,坊间有两个传闻:

一是,洪晃觉得陈凯歌是为了绿卡,才高攀和她结婚,傲娇的洪晃觉得受不了,提出离婚。

二是,陈凯歌和许晴的绯闻。

陈凯歌回国后,在为新片《边走边唱》物色女主角时,遇到正在念大二的许晴。那时的许晴肤若凝脂、身材绝佳,是当之无愧的性、感尤物。

陈凯歌当即拍板,女主角就是她了。

电影拍完了,陈凯歌和许晴的绯闻也传得沸沸扬扬,让远在海外的洪晃,坐立不安。

作为天之娇女,洪晃哪里受得了这种气,在越洋电话里大骂陈凯歌。

夫妻之间本来就聚少离多,感情堪忧,再加上绯闻的助攻,这段婚姻,迅速瓦解。

两种说法都没有实锤。

不过,洪晃曾说:“自己和陈凯歌的结合是场误会,陈凯歌是一个大帅哥、大导演,身边美女如云,她不愿意和别人分享什么东西。”

言语间,暗讽陈凯歌移情别恋。

只是有一句话,洪晃说对了,那就是,作为才华横溢的大导演,陈凯歌身边从不缺女人。

2、

1991年,39岁的陈凯歌在一次节目录制中,和优雅美丽的主持人倪萍,一见倾心。

这一年,倪萍32岁,离过一次婚,女儿留给了前夫抚养。

离婚后,倪萍调到央视,成为《综艺大观》主持人,深受全国观众的喜爱。

这边和洪晃的离婚手续还没办,那边,陈凯歌就迫不及待拉着倪萍同居了。

在那个年代,同居并不是一件太光明的事,一旦同居,注定是要结婚的。

所以,在倪萍的理解中,当上“陈太太”不过是早晚的事。

为此,她毫不介意地,为陈凯歌洗衣做饭,操持家务,赡养家中的老人,为陈凯歌患病的父亲端屎端尿。

不管在外主持多晚、多累,她都急着往家赶,只为尽到做妻子的责任。

然而,陈凯歌却从未对外界,正式提起过这段地下恋情。

也许是前两次婚姻留下的阴影,所以,他很享受这种静水流深的同居生活。

倪萍曾在《日子》里写到:

“极度悲伤,难过,肠子被灰洗过了,因为他曾经多次跟我说,嫁给我吧,跟我过吧!他说得那么诚恳,执着,那么真切,就是迟迟不提结婚的事。”

人心易变,尤其是当一个男人只愿意跟你恋爱,却不愿意和你走进婚姻时。

3、

1993年,陈凯歌再次凭借《霸王别姬》,横扫国际大奖,夺得戛纳最高奖项“金棕榈”。并在电影拍摄期间,第一次邂逅了大美女陈红。

陈红的家世非常显赫,姥爷是湖北省军区司令员,是北伐战争的战斗英雄;

姥姥是晋豫边区教育科科长;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。

在那个时代,高干家庭的子女远比明星,条件优越得多。

出生在这种家庭的孩子,多少都有点“率性而为、无拘无束”的傲气,陈红也不例外。

更何况她还长着一张标准的东方美人脸。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时,是学校的校花。

毕业后,无论出现在哪部电视剧里,陈红都能艳压主角,美的让人挪不开眼。

不管是《红楼梦》里的“紫鹃”,

《三国演义》里的“貂蝉”;

还是1993年《梅花三弄之水云间》里的“子璇”。

每一个都是以极度的美貌出名,让人魂牵梦萦。

只可惜,这次的邂逅,他只见了美人的背影,两人擦肩而过。

1994年,电影《风月》在全国挑选女主角,陈凯歌才得以一睹陈红的风采。

那天,他去化妆间找人试镜。谁知,刚走进去,就见化妆台上,一位美女正趴在那里打盹儿,露出的半张脸,让见惯美女的陈凯歌,惊为天人。

他就这样呆呆地看了半天。直到陈红醒来。

“啊,你是谁啊!”

“没见过化妆还得睡着的人。”

两个人就这样越聊越热乎,陈红随性、不傲娇的性格,深得陈凯歌的欢心。

可后来因为陈红与别人另有合约在身,陈凯歌只好选巩俐出演《风月》。

这次的遗憾错过,让陈凯歌念念不忘,没想到的是,很快他们又会再次见面。

4、

1994年冬,陈凯歌的父亲去世,倪萍推掉手边的一切工作,陪着陈凯歌回家吊唁。

丧礼上,倪萍更是以“准儿媳”的身份,陪在陈凯歌身边,迎来送往,操持、打理着一切。

前来吊唁的人群里,陈凯歌却瞥见了陈红及家人的身影,急忙走上前迎接,坐下来一聊,原来父亲与陈红父母是旧友。

这种戏剧化的再次相逢,让陈凯歌很感慨:如果母亲早点认识陈红,说不定自己就不用两次离婚了。

但是,看着身边已经同居四年的倪萍,陈凯歌还是把小心思放下了。

毕竟,做人不能太对不起良心!

谁曾想,第二年年初,陈凯歌和葛优等一帮京圈大佬聚会,陈红也在聚会的人当中。

再次相见的缘分,加上酒精的刺激下,别样的暧昧情愫在“二陈”心中缓缓流动。

陈凯歌接着酒劲,大胆表白陈红:“你和别的女生很不一样,我很喜欢你的性格。”

陈红托着酒后泛起红晕的脸说:“是吗?喜欢我性格的人多了。”

“女演员都怕我,你怎么一点都不怕我?”

陈红眉毛一扬,说:“你是人我也是人,我凭什么要怕你啊?”

率性而为的回答,真切不做作的个性,让陈凯歌内心的征服欲,瞬间被激起。

和倪萍的隐忍顺从比起来,陈红绝对是更新鲜、特别的存在。而这种特别让陈凯歌上了瘾。

不仅找各种借口约陈红去看京剧,还有事没事就打电话对陈红嘘寒问暖。

这边和陈红约会完,那边又回到与倪萍同居的爱巢里,一切照旧。

直到陈红的助理,无意中把他们的关系说漏了嘴,陈凯歌正在追陈红这件事,才终于成为整个娱乐圈的秘密。

5、

见事情败露,陈凯歌自觉脸上无光,毕竟还没和倪萍分手呢,他打电话质问陈红:“为什么说出去?是要借我炒作吗?”

陈红才不像倪萍那么好脾气,她反问,“我为什么要炒作?我为什么要借你窜红?如果这事让你不开心了,那我们就拉倒,没必要强求。”

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,再也不理陈凯歌。

陈红的决绝,让陈凯歌心头一紧,他没想到陈红跟倪萍截然不同,她不是逆来顺受的类型。这反而更激起了他心中的征服欲望。

回到住所后,陈凯歌辗转反侧,他深知再也不能“吃着碗里看着锅里”,两个人之间,他必须要选一个。

而此时,他的脑海里,全部是陈红含笑的脸。

陈凯歌坚定地和倪萍分了手。

随后,得知陈红正在加拿大拍《纽约风暴》,陈凯歌直接追到当地,向陈红求婚。

陈红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无所谓地说:“要不我们试试看吧,反正不合适还能离。”

看着陈红这么不认真,离过两次婚的陈凯歌急了,忙说:“结了婚,就不允许离婚,这是我跟你结婚唯一的条件。”

一听这话,陈红突然觉得很感动,立即答应了求婚。

这一年陈红28岁,陈凯歌44岁。

6、

这段相差16岁的婚姻,遭到陈红家人的强烈反对,尤其是得知陈凯歌离了两次婚,陈红的母亲担心陈红被骗,死活不同意。

但是,陈红认准了的事,谁劝都没用。她很快和陈凯歌在美国注册结婚了。

一个女人的幸福,成就了另一个女人的不幸。

倪萍8年的青春喂了狗,只能暗暗吞下背叛的苦果。

多年以后,她回忆说:“那是一段失去尊严的日子。是生命退化、灵魂投降的日子。”

可是,陈红却说:

“我觉得他也有权利选择他的爱人,我也有权利选择我的幸福。只要不突破道德底线,我不破坏别人的家庭,他是单身我也是单身,爱了就是爱了。”

被陈凯歌分手的倪萍,婚姻生活一直不顺利,先是嫁给了记者兼摄影家王文澜,高龄产子后,儿子却有先天的眼疾。

这段感情,也因为孩子的事,产生了嫌隙,最终二人协议离婚。

倪萍不得不辞掉工作,带着儿子远赴美国治疗,此后每每被拍到的倪萍,总是一脸憔悴,身材走样。

而陈红结婚后的第二年,便生下了大儿子陈雨昂。

不到半年,又在陈凯歌的帮助下,争取到了李少红导演的《大明宫词》中,成年的太平公主的角色。

一改和倪萍在一起时的坐享其成,陈凯歌不仅每天亲自接送陈红上下班,还每天给陈红说戏,解读剧本。俨然变成了外界眼中的“四好老公”。

不仅如此,陈凯歌每年都会送陈红礼物,衣服、围巾、袜子事无巨细,而且都是红色的,还会为陈红亲自下厨做饭。

每次上电视,都会主动为陈红献上爱的告白。

最关键的是,陈凯歌居然再没有绯闻传出。

从不“靠谱”的文艺男青年到好老公,陈红为何能让他变成这样?

7、

陈红在生下儿子陈飞宇后,就选择了息影。

也许是为了避免陈凯歌再有不好的心思,陈红把自己的事业和陈凯歌牢牢捆绑在一起,生活上形影不离,工作上,陈凯歌同样离不开陈红。

陈凯歌的《妖猫传》之所以能够获得“最佳美术奖”,就是因为陈红四处找投资人,将陈凯歌想要的唐城,真正展现在了眼前。

陈红曾说:“他要写分镜,讨论剧本,你让他去忙这些事,他也不擅长,还分心,所以只有我来。”

在一定程度上,她保护了陈凯歌的“才情”和“清高”。让他得以安心创作。

除了敢拼敢闯,陈红的手腕也了得。

据说她做制片人时,有个势力很大的大咖在组里横行霸道,还经常耍大牌,和陈凯歌闹别扭。

陈红知道后,二话不说就进了这位“爷”的办公室,连说三句,

“我不接受威胁,我不接受威胁,我不接受威胁!”

陈红的楞和冲,直接掐灭了大咖的气焰,灰溜溜撂下一句话,“我这辈子最怕和女人打交道。”

陈红随即回道,“可惜你的老板就是一个女人!”

那之后,这位大咖再也不敢声张,整个剧组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拍摄《无极》期间,因为要平衡进度和资金之间的关系,陈红和摄影师鲍德熹产生冲突。

陈红一下子就怒了,拿着手机就要打对方,场面顿时乱作一团。

事后鲍德熹哭诉道,“如果当时拿的是一把枪,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!”

就连陈凯歌都说:“一个女人,想完成一部这么大的戏,如果没有一点江湖本色,恐怕是做不下来的。”

她用她的美貌赢得了陈凯歌的心,也用她的智慧和才干,把陈凯歌套牢。

这也是为什么,这个有才华且多情的名导,没有再次出轨或劈腿,还在各种公众场合,对陈红高调告白的原因吧。

而陈红不仅在事业上,是陈凯歌的得力助手,生活上,家庭一切大小的事情,都被她打理得有条不紊。

她把两个儿子培养的也很好,一个在国外做学霸精英,一个回国当流量明星,正可谓事业婚姻双美满。

她最终把自己培养成了老公生活上的伴侣,事业上的合伙人。

这样的婚姻,又怎么可能不长久呢?

如今的陈红,年轻时的美貌依稀可见,可再也不复当年的风华绝代了。

一边是为老公的事业忙前忙后的操劳,一边为儿子陈飞宇的出道,保驾护航,岁月早已在她的面庞上刻下了痕迹。

她曾说:“我现在不化妆,也不节食。我得保持110斤的体重,才能有劲儿干活。”

为了稳固家庭,她放弃了“第一美人”的光环,宁愿像个男人一样在片场打拼,回家又相夫教子,洗手作羹汤。

这世界,从没有从天而降的安稳和幸福,全靠内在稳扎稳打的功力去经营。

陈红到底过得怎么样?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吧。

如今,陈凯歌的前任中,洪晃依然是“江湖痞女”,嬉笑怒骂,任性而为。

倪萍婚姻屡次遭遇不幸,儿子的病让她心力交瘁,再也不复曾经的睿智和美貌。

唯有陈红,在一步步的运筹帷幄中,赢得了世俗的圆满!

主营产品:生物质能源设备,其他农业机械,节煤设备,节电设备、节电器